导航菜单

金山毒霸篡改主页劫持流量 因不正当竞争被开300万罚单

东方网记者田司前和记者毛立军8月10日报道称,大多数网民在提及主页篡改和交通劫持时都有类似的经历。 明明开了一个网站,却被b网站的领带“劫持”,这很烦人 自2014年以来,金山病毒霸软件在安装、运行和卸载过程中,将用户在浏览器中设置的2345网站导航主页篡改成了病毒霸网站百科全书,从而引发了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 2017年8月10日,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审理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北京猎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三名被告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连续30天在其三个网站上发表声明,消除影响,共同赔偿原告上海2345网络科技有限公司300多万元经济损失。

金山毒霸篡改主页,劫持流量,被2345网站

2345起诉,网站导航是原告上海2345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核心产品,该网站位列行业前三名,2014年10月其活跃用户超过6000万,用户满意度和商誉良好。

原告指出,金山毒霸软件是由北京猎豹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北京猎豹移动技术有限公司和北京金山安全软件有限公司三名被告共同开发经营的 自2014年以来,金山毒子弹软件在安装、操作和卸载过程中,使用不同的技术手段篡改了用户在浏览器中设置到毒子弹网站百科全书中的2345网站导航主页。 同时,三名被告也将原告操作的2345浏览器与其他浏览器区别对待。

为此,原告通过公证向法院证明三名被告实施了六种不正当竞争行为。

如果用户点击金山毒霸软件“垃圾清理”中的“一键式清理”功能,IE浏览器中设置的主页2345导航将自动被篡改到毒霸的完整目录中

例如,金山毒霸(金山毒霸)的“一键式云搜索与杀死”、“版本升级”和“浏览器保护”操作会篡改2345浏览器打开的网站导航主页,而同样的操作不会在猎豹和搜狗浏览器中产生篡改结果。

例如,在金山毒霸的“安装完成”弹出窗口中,无论用户默认选中还是取消选中“将毒霸导航设置为浏览器主页”选项,先前设置的2345导航主页都将被篡改为毒霸完成

例如,金山毒霸软件利用“打开安全网站导航防止误进入恶意网站”的弹出窗口,诱使用户点击“一键打开”按钮,从而将2345网站导航主页修改为毒霸网站大全等。

为此,原告向法院申请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损失1000万元。

在法庭上,原诉称三名被告的上述行为导致2345网站导航流量大幅下降,影响了原告产品的客户体验和用户评价,给自己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同时,三名被告利用反病毒软件的优势,使大多数用户对原告的产品产生怀疑,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商誉。 因此,三名被告的行为违反了诚信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是不正当竞争行为。

三名被告共同辩称金山公司是金山药物滥用的独立经营者。猎豹网络公司和猎豹移动公司没有参与金山药物滥用的运营。三名被告不是密切关联的公司,也不存在原告所描述的“混合经营”。因此,猎豹网络公司和猎豹移动公司在本案中不是合格被告,不应承担民事责任。

此外,被告否认原告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金山毒霸软件有六种篡改主页和劫持流量的行为。 此外,对于不同版本的金山毒霸,相同操作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原告指控的金山毒霸仅涉及五个版本,仅占金山毒霸版本历史的一小部分。此外,2345浏览器本身具有保护功能,因此不会给原告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法院认定三名被告实施了不正当竞争,原告被判300多万元。

根据原审和被告的诉讼、辩论和确定的事实,法院确定了三个有争议的焦点:

第一,在不公平竞争案件中,三名被告是否合格

在本案中,三名被告的法定代表人、公共信息的联系方式、营业地都是一样的,通过网站等形式宣传产品时存在高度的混乱。 同时,被告李宝网络公司和李宝移动公司也通过实施推广、运营和维护服务,参与金山药物滥用软件的实际运营。因此,他们都是本案的合格被告,应当共同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第二,三名被告通过金山吸毒犯下的六项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法院认为,三名被告利用用户对其安全软件的信任,直接侵犯了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这一行为违反了诚信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是非法的和负责任的。

同时,三名被告通过金山毒霸软件改变了用户网站的导航主页。同时,对不同浏览器的区别对待违反了公平竞争原则,构成了不公平竞争。

第三,三名被告是否应该承担民事责任

依法构成不正当竞争的,应当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原告要求三名被告立即停止侵权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应当予以支持。

关于消除影响的民事责任,本案三名被告的行为对原告的商誉和产品质量产生了负面影响。因此,法院支持原告要求三名被告发表声明并消除影响的申请。陈述的具体形式应由法院决定。

关于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包括原公司和被告公司各自的经营状况、行业排名、用户数量、用户满意度、广告合作费、经原告公证的金山药物滥用版本数量、被告侵权持续时间、论坛网民反映的情况等因素。综合考虑。特别是在原告多次陈述的情况下,被告直到案件审理才停止所涉及的不正当竞争,这表明主观恶意程度严重,因此确定赔偿金额为300万元。 此外,本案涉及的公证费元是原告维护自身权利的合理费用,法院也予以支持。

据此,浦东法院作出上述一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