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设局诱骗同学负债后放高利贷 6人套路贷团伙被捣毁

来自Orient.com的记者李欢6月12日报道说,为了诱使受害者赌博,设立了一个赌博游戏。欠下赌债后,他们主动引入“借贷”渠道。后来,他们使用“例行程序”,如平衡账户,欺骗受害者签署虚假的借方票据。 2018年12月,闵行警方以赌博诈骗、高利贷和“日常贷款”的形式成功摧毁了这个犯罪集团 今年1月,检察院分别以涉嫌欺诈、赌场开业和虚假诉讼起诉了6名团伙成员。

2018年2月,警察张先生和王先生来到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都杭派出所报案,称他们在2017年底至2018年初期间被骗胁迫欠下巨额债务,并高利息签了借方票据。

警方记者张先生告诉警方,从2017年11月开始,他的同学张moujun唆使他和他的朋友王先生“为了好玩”参加网上赌博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在同学们的诱导下,他和王先生越来越深。在短短的三个月内,他欠下了高达36万元的债务,而他的朋友王先生也欠下了80万元的巨额债务。 面对债权人的要求,这两个人每天都很难回家,不得不四处躲藏。

就在这时,一个“好心人”联系了他们,说他可以帮他们“解开” 结果,两人在中间人介绍后遇到了钱慕山,被迫按照钱慕山的要求,签署了近300万份高息借据。 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很快收到法院的传票,钱慕山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他们还钱。 绝望中,两人选择报警

接到报告后,闵行分局刑侦支队和都杭派出所成立了一个专案组调查此案。 在仔细询问两名受害者后,调查人员发现两名受害者分别通过中间人鲁智深、詹、张钧和钱慕山签署了借据。虽然王先生借了200万元,但实际上只借了70多万元。从记者王先生的银行账户流量来看,债权人钱moushan转账到中间人卢某账户,虽然已经转账到王先生的账户。 王先生告诉警方,陆先生说他可以替王先生把钱转给他的债权人。王先生听了陆先生的话,把贷款转给了陆先生 事实上,陆川根本没有用这笔钱偿还王先生的债务,而是自己拿走了。

张先生也一样 中间人詹把张先生介绍给钱moushan、姜某、张moujuan等人,借了钱,并签了一张高利息的借方票据。他还收到的贷款远远低于借方票据上的金额,中间人很快就用这笔贷款来代表他偿还债务,声称这笔债务是他自己的。

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警方发现这是一个有组织的“例行贷款”团体。 姜某、张moujuan和张mouqing负责建立一个机构来诱导受害者“玩得开心”并欠下债务。卢某、詹某、张谋军负责作为中间人向张先生和王先生提供贷款渠道,并提供“代转还款”服务。这两者中最大的债权人是钱慕山。

就在调查人员对团伙成员进行深入调查的时候,工作队收到钱慕山的一封投诉信,称警方对他的调查影响了他与张先生的债务诉讼。 然而,警方在调查中发现,钱慕山向法院提供的借记卡有手工篡改的痕迹。 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日利率为5%的贷款属于高额贷款,法院无法支持和批准。 为了打赢这场官司,钱慕山将“日利率5%”改为“月利率5%” 因此,工作队的结论是,钱穆山不是一个简单的债权人。他可能与几个中间人有利益关系,并故意编造大量借据。

通过对两名受害者的身份确认和对涉案人员银行账户的查询,工作队最终确定了上述嫌疑人的身份和犯罪事实。 出人意料的是,犯罪团伙的三名成员,鲁智深、詹和张,自己也是这组贷款辛迪加的受害者。这三家公司还欠了巨额债务,因为他们起初“玩得很少”。 然而,钱慕山告诉三人,他们可以带更多有良好财务状况的人来“玩”,并引入“借贷业务”来偿还债务。结果,这三个人走上了鲁莽犯罪的道路。

2018年12月1日,经过精心部署,闵行刑侦支队与杜航派出所一起,在杜航和杭华地区同时进行了多次逮捕,一举逮捕了包括钱慕山在内的6名嫌疑人。 经过审讯,陆川承认了他通过江等人引诱受害者王先生参与网上赌博牟利的犯罪事实。 该团伙的其他成员也相继供认了他们的非法和犯罪事实。 2019年1月,该团伙成员分别因涉嫌欺诈、赌场开业和虚假诉讼被检察署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