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激活教育消费更需从供给侧入手

这些天,作者的一个朋友正忙着为她的孩子们找一位钢琴老师。 这本来应该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因为社会上到处都是这类培训机构的招聘广告,就好像“中国头条”音乐学院的老师们正在到处招聘学生一样。 事情的发展使母亲感到惊讶。她旅行了将近一个月,听了十多个培训机构的课程,最后找到了一个相对满意的老师。 这位母亲直言不讳地说,大多数培训机构的宣传与实际情况相去甚远,“有些老师甚至不知道门在哪里就敢说他们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

巧合的是,我认识的一位年轻母亲最近也在努力为女儿找一所合适的英语学校。

在我们国家有句老话,“不管你有多穷,你都不能接受差的教育。” 大多数家庭愿意投资他们孩子的教育。他们将尽力满足孩子的教育消费需求。其他消费可能会让步,等待一段时间。

正如我们所看到和感受到的,近年来,我国的教育消费快速增长,市场需求不断活跃。 目前,各种艺术培训、语言培训、职业技能培训和资格培训在市场上遍地开花。 网络教育已成为投资热点,网络教育产业蓬勃发展。 与此同时,由于很难满足教育消费的需求,许多人出国了。 例如,中国学生每年直接向美国提供超过44亿美元的收入,中国学生为澳大利亚创造的产值在所有出口创汇行业中排名第一。

近年来,无论是“双11”产生的消费热情,还是欧洲排队扫货的盛况,都不仅展示了我国巨大的消费潜力,也暴露了国内供需失衡的弊端。 教育作为民生领域的重中之重,也存在着类似的供需矛盾。 目前,中国教育产业并不缺乏有效需求或旺盛的消费力。它所缺乏的是有效的教育资源供给,而它所缺乏的是高质量的教育资源供给。

《虎妈猫爸》去年在银幕上很受欢迎,虽然有些情节被夸大了,但它引起了许多人的同情。 我们周围也上演了类似的情节。 作者所在的社区有一些相当不错的私立幼儿园。注册时间一到,学龄儿童的父母就开始提前一周不分昼夜地排队。 这一幕非常悲伤。

那么,高质量的教育资源从何而来?父母什么时候会停止担心孩子的学业,什么时候会停止把钱花在好学校上?

教育具有准公共产品的属性,特别是义务教育,义务教育本身就是纯公共产品。 政府有责任根据公平原则提供惠及全体人民的公共教育服务,并不断增加优质教育资源的供应,以满足更高的教育需求。 然而,由于优质教育资源的增加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从存量的角度做好工作,处理好优质教育资源的配置就更有必要了。 教育资源稀缺。教育资源配置应考虑效率和公平问题,尽可能充分发挥教育资源的使用效率。 从现实来看,在公平和效率方面存在许多问题。 例如,地区间人均教育资源差距过大,农民工子女和农村留守儿童等弱势群体的平等受教育权没有得到有效保障,教育资源浪费现象仍然较为普遍。

需要耐心来增加高质量教育资源的供应,优化教育资源的配置。 教育是一项非常耐心的事业。高质量的教育不可能提出一个改革计划或计划,但要成长需要艰苦的努力。

诚然,教育是一种公共服务产品。教育领域不同于经济领域。这不能完全由市场决定。民间力量的进入并不能解决所有的教育问题。但是,如果没有民间力量的进入,没有市场力量的配置,教育产业的发展必然会面临许多困难。 虽然中国允许民办教育的存在和发展,相关部门也实施了“鼓励和引导民间资金进入教育领域”的政策,但由于种种原因,仍然难以吸引更多高素质的社会力量加入。

社会力量要进入教育领域,相关部门应考虑“释放”与“管理”的关系。在吸引更多资源进入教育市场的同时,它们还应发挥监管作用,尽量避免上述夸大的教育机构充斥市场,使消费者难以效仿。 只有政府和市场更好地发挥作用,才能很好地解决我国教育产业发展中有效供给不足的问题。 (李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