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探访中东部最大地下“天然气银行”

?

从河南省濮阳市,你可以驱车30多公里到中原油田开发腹地刘文镇。在东北部的一个大空地上,几栋不起眼的建筑竖立着红色和黄色的配色管道。很难想象80,000平方公里的地下有中国最大的“天然气银行”中国石化天然气分公司在中国中部和东部建设的文23储气库。

地下储气库是通过将天然气注入地下储气空间而形成的天然气储层。它是集季节性调峰、事故应急供气、国家能源战略储备等功能于一体的能源基础设施。

“就像一个罐子。里面的东西都吃了,但罐子还在。然后我们像银行一样使用罐子向里面注入天然气,并在天然气用量较少时保存起来。当气体消耗达到峰值时,将其取出。”中石化中原储气有限公司党总支书记兼副总经理顾水清就是这样一个比喻。

作为国家“十三五”重点建设项目,利用中原油田文23气田衰竭主区块改造文23储气库。北接天津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和安江管道,西接大牛地气田和鱼吉管道,东接青岛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和山东管网。设计储气能力为104亿立方米,最大峰值容量为3600万立方米/天,可大大缓解华北乃至全国高峰时期的天然气短缺。

其中,一期工程设计产能84亿立方米,设有1个注采站、12台压缩机组、8个丛式井场、11个单井站、77口气井及配套集输管道。该项目于今年8月1日全面竣工,进入全注气阶段。

在丛式井场8,顾水清指着现场的设备和管道,告诉记者《经济参考报》,来自澳大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液化天然气“乘船”到天津液化天然气接收站。气化后,通过管道到达生产注入站。经站内过滤分离、压缩机增压后,输出至丛式井场,由新的注采井注入地下储气库。

据报道,自今年1月16日压缩机投产以来,随着新井的投入,文23储气库的日注气量从150万立方米稳步增加到1500万立方米。当加热期临近时,空气供应相对不足,但是尽可能多地注入空气。今年年初,计划注入2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目前,实际注气量已超过27亿立方米。注气将于今年11月底完成,届时预计将达到28.56亿立方米。储气罐实际运行时,可以为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河南、山西等省提供最大日产气量3000万立方米的天然气。

顾水清透露,他正在与中石化天然气公司生产运营部沟通,希望获得更多的天然气资源配置。同时,在国家有关部门要求的6000-8000万应急采气任务的基础上,进一步优化采气能力,对整个地下气藏进行动态分析,今年冬季将尽可能多采气。此外,就网络互联而言,下一步将是开放关键节点。目前,正在与中石油开展相关工作。

《国务院关于促进天然气协调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8〕31号)》明确指出,到2020年,供气企业的储气能力应不低于其年度合同销售额的10%。在这种背景下,中石化加快了调峰储气能力的提高。中石化在积极推进文23储气库、文96储气库、金坛储气库等已在用或在建项目的扩建和生产的同时,也加快了中原储气集团、黄场储气库等重点项目的布局。目前,文23储气库二期审批工作正在进行中,已提交濮阳市发改委,随后提交中石化总部。批准后,最迟明年可以开工建设。

“从长远来看,储气是一项非常好的投资。然而,由于巨大的投资和缓慢的恢复,当地天然气公司不太愿意投资储气库,而更喜欢短、平、快的项目。”顾水清坦言,中国的储气库没有好的经营模式。

他透露,温23储气库总投资超过138亿元。该项目的第一阶段目前正在试运行。注气和采气的价格尚未计算,很难判断效益。然而,河南、山东、山西等地的政府已经主动联系并希望租赁剩余的储气库容量,如果将来可行,这将成为稳定的收入来源。(记者王璐)

(编辑:杜殷飞、王静)

画风突变 约翰逊称无协议脱欧是治国失策人人有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