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安踏遭浑水“死磕”如何拆解做空子弹

在遇到两份关于卖空机构的简短报道后,安踏迎来了第三次轰炸。

作者|瑾书

编辑陈小波

来源|中国服装网

在遇到两份关于卖空机构的简短报道后,安踏迎来了第三次轰炸。

7月11日,卖空组织泗水发布了关于安踏体育的第三次卖空报告,报告侧重于安踏品牌FILA的门店数量,并表示投资者无法相信安踏FILA的门店数量。

该报告称,独立第三方苏维庆在北京拥有46家FILA商店,但安踏一直声称拥有FILA的所有商店。首先,如果安踏承认苏伟清是安踏的代理人,那么声称安踏拥有所有FILA并不完全是谎言;如果安踏(Anta)表示苏维庆不是他的代理人,则安踏(Anta)谎称他拥有FILA的所有门店,因此这两个当事方都是谎言。

丽水在报告中指出,安踏的FILA在线商店显示,北京有42家商店,河北有56家商店。根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记录,安踏FILA Style商店的100%只是北京的一家分店。河北省根本没有。

但是,泗水的调查显示,经营FILA商店的定东(北京)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和北京济源定东体育用品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属于苏未清控股,苏未清持有鼎东(北京)的97.7股。 %(苏建华持有2.3%),在北京济源鼎东持有60.0%(苏建平持有40.0%)。

在回应第三份卖空报告时,安踏体育坚决认为这些指控是不准确和误导的,并表示股东应意识到相关指控属于卖空机构,卖空利益与违规行为不符。股东利益,因此股东应谨慎对待指控。

早在7月8日的第一份卖空报告中,丽水就质疑安踏体育秘密控制大量分销商通过财务操纵“美化”业绩。丽水指出,安踏体育秘密经营着27家分销商,其中至少25家是一线分销商,约占安踏零售总额的70%。

面对这些指控,安踏于7月9日发布了澄清报告,称丽水并非有关指控。他指出,为了提高业务便利性,有些经销商自称为“子公司”或“分支公司”,而不是法律的定义,仅代表安踏品牌的一部分。

随后,关于泗水卖空报告的报告的第二部分指出,安踏体育的内部人士一直在欺骗外部投资者并将其用于谋取私利。在2008年,内部人员使用代理人系统转移了上市公司的优质资产。

四天内三份卖空报告对安踏体育的股价有一定影响。在卖空交易的第一天,安踏体育股价下跌8.68%,至50.5港元。截至当天收盘,该股下跌7.32%,至51.25港元。然后,安踏体育做出了短暂的停顿决定。 7月9日,安踏体育恢复营业,其股价小幅上涨0.1%,至51.35港元,基本保持稳定。 7月10日,安踏体育的股价再次下跌1.07%,至50.8港元。

俗话说“树大”,确实表达了安踏体育的现状。安踏体育一直贯穿整个市场。 2018年,它在历史上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成为国内运动品牌的``老大哥''。

根据安踏体育2018年财务报告,2018年,安踏营业收入达到241亿元,同比增长44.4%;实现净利润41.03亿元,同比增长32.9%。

结果,被挖空的机构“指出”了安踏体育。在过去的13个月中,它经历了3次空头,市值一度蒸发了100亿元。

2018年6月,安踏首次做空。卖空组织GMT的卖空报告直接涉及中国体育品牌的财务欺诈行为,涉及安踏,李宁和特步等品牌。 GMT的关键是安踏(Anta),这意味着安踏的利润率高得令人难以置信,这使人们对其收入膨胀的现金流,存货与收入的比率过低以及预付款项与存货的比率过高提出了质疑。

但是,卖空机构GMT的指控似乎没有充分准备。只有在财务报表中指出,安踏的问题是经纪人不信任的。因此,卖空报告对安踏股价没有太大影响。

第二次短缺是在2019年5月,空洞的组织Blue Orca的创始人在2019年Sohn香港投资论坛上公开质疑了安踏的财务报告数据,并指出安踏夸大了其品牌Fila的零售收入,称安踏的估值有34%的下跌空间。

在卖空当天,安踏体育的股价下跌了12%,然后股价逐渐回升。收盘后,跌幅收于5.53%。

股价上涨和安踏体育的业绩直接成为卖空机构所针对的目标。作为具有一定实力的国内运动品牌,安踏可以安全地通过卖空测试,但还需要看后续的比赛。

作为从福建晋江崛起的运动品牌,安踏正在克服激烈的竞争,冲出国门,走向世界,成为世界第三大运动品牌。随着中国体育产业迎来发展的黄金时代,安踏近年来发展非常迅速。依靠资本运营和品牌的卓越表现,取得了骄人的业绩,也赢得了公众的关注。

股价上涨和安踏体育的业绩直接成为卖空机构所针对的目标。作为具有一定实力的国内运动品牌,安踏可以安全地通过卖空测试,但还需要看后续的比赛。

截至7月11日,安踏体育股价上涨0.8%,至51.3港元/股,总市值为1385.73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