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科学的尽头是糊涂学

扩大脑孔开放

图文|王学义

爱因斯坦说科学的终结是神学。如今,随着科学的发展,人类越来越被证明是迷信的。崇拜和信仰是人们不完全理解自然。如今,人们主张相信科学,反对迷信。很难理解为什么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学家最终会回归神学。

我觉得事情可能不那么复杂。地球只是宇宙的一部分。广阔的空间甚至可能不是地球上的蚂蚁。它只是微观世界中一种看不见的细菌。正如我们现在所知道的那样,探索世界上未知事物是没有边界和疲惫的。看看世界上伟大的知识分子,他们知道的越多,他们感觉越小,他们越谦虚和谨慎,他们最终将返回素食餐的钱就越多。

“我的生命是无限的,知识是无限的,无边无际,灭亡。”庄子和他的老人已经明确表示生命是有限的,知识是无限的。与人类认知的高度相比,面对浩瀚的未知,你不能在不打破头脑的情况下利用它。他开始跳出三个边界,用混乱和无知作为灵丹妙药,以防止知识中的火与邪。

神学是虚无,科学是事实。科学家在探索科学时会遇到上限,或者用我们现有的知识解释自己和理论。他们无法用简单的理由解释这些现象。在宇宙中,我们所知道的可以用当前的理论或各种思辨知识来解释,但他们会遇到这种情况。有些人无法解释,即使想象不可能,科学家们开始迷茫,开始想起上帝。神学是虚无。在世界上看不见的事物的指导下,有一个无法解释的神学目的地,即上帝。通过比较神学的原理和科学,神学是人类的精神寄托。科学是一个接一个的现实,所以不允许他们马虎。

神学是理想主义的,科学是物质主义的,唯一的人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任何事情,这样人们就可以走出对象本质的无尽追逐和束缚,回到神的正确与错误的混乱境界。从心开始,怎么说怎么合理,怎么说如何绕过源头,安心是平静的。孤独和保持心灵,人们是孤独的,特别是做科学研究。非孤独的练习无法发挥作用。人的生命是有限的,面对广大未知的有限的未知是鸡蛋接触石头。在爱因斯坦的启蒙之后,他无法独自生活在一个灰色生活的多彩世界里。他在他的生命中做了一个科学无穷无尽的炮灰,也就是说,他来到这个世界,所以他突然意识到了。

神学是科学的完美傻瓜,可以欺骗自己,也可以欺骗别人。这使得科学大师终于加入了神学的怀抱,在晚年回归集团社会氛围的乐趣,减轻了对科学的无尽纠缠,享受终极生活。

其他人说科学是哲学的儿子,哲学是神学的儿子。哲学已经是人类最高层次,总结了万物的规律。哲学就像今天的鸡汤,即美丽的诗歌和距离,面对无助,困惑和绝望,立即拯救心灵,让人们明确生活方向。

老子说,世界开始开放,人们从混乱中走出来,九十九岁又回到了混乱状态。混沌是人类实现后的理解和唤醒,正如从发展的底层到高峰的发展规律,然后从高峰到回归同样如此。看山是山,看着水是水的境界,嘲笑红尘,还切断了三千个烦恼,并升华。

从科学的无奈,俯瞰世界,澄清人类世界的逻辑,如果科学进步不能对人类产生太多积极影响,甚至相反的结果,如人体原子弹的破坏,科学将不会太大了意义是如此之大,以至于牛顿和爱因斯坦都在寻找上帝的困惑。

科学的终结是神学,也许是科学发展道路上的一个问题,也是科学家在未解决的世界中的寄托。古人并不认为未知是上帝。我相信科学的发展将逐渐揭开神灵的面纱。但科学的发展是无穷无尽的或无穷无尽的,科学已经打破了神话,但牛顿和爱因斯坦已经回归上帝。他们有什么困惑,我们不得不拭目以待。

思想飙升

王学义

2.9

2019.08.11 16: 16 *

字数1333

脑洞大开

照片|王学义

爱因斯坦说,科学的终结是神学,科学是今天发展起来的。人类越来越多地证明上帝是迷信的,并且人们并不完全了解对自然的崇拜和信仰。如今,人类主张科学反对迷信的信念。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学家最终回归神学,这有点令人困惑和不可预测。

我觉得事情可能不那么复杂。地球只是宇宙的一部分。这个空间可能是人类,甚至不是地球上的蚂蚁。它只是微观世界中一种看不见的细菌。一切都没有边界,而且筋疲力尽。当你看到世界上最伟大的知识分子时,他们知道的越多,他们越是觉得自己越小,他们就越谦虚和谨慎,他们就会越多地回归钱财。

“我的生命是无限的,知识无止境,而地平线也没有尽头。”老人庄子清楚地明白了这件事。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知识是无限的,与人类的认知高度相关。在面对巨大的未知数时,让你破碎的脑袋想要爆炸和探索。他开始跳出三界,用混乱和无知作为灵丹妙药,以防止在探索知识的过程中爆发。

神学不算什么,科学是事实。当科学家探索科学时,他们会遇到天花板,或者他们会理解自己和我们现有知识无法理解的理论。他们无法以简单的方式解释其中的现象。在宇宙中,我们可以使用现在。各种猜测的理论或知识都是一种解释,但是当那些无法解释它的人,即使想象力是不可能的,科学家也会开始混淆并开始思考上帝。神学是虚无。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由看不见的东西引导的。在神学中有一个我们无法解释的命运。那是上帝。神学原理与科学比较,神学的精神寄托。科学是求真的,它们一定不能马虎。

神学是理想主义的,科学是物质主义的,唯一的人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任何事情,这样人们就可以走出对象本质的无尽追逐和束缚,回到神的正确与错误的混乱境界。从心开始,怎么说怎么合理,怎么说如何绕过源头,安心是平静的。孤独和保持心灵,人们是孤独的,特别是做科学研究。非孤独的练习无法发挥作用。人的生命是有限的,面对广大未知的有限的未知是鸡蛋接触石头。在爱因斯坦的启蒙之后,他无法独自生活在一个灰色生活的多彩世界里。他在他的生命中做了一个科学无穷无尽的炮灰,也就是说,他来到这个世界,所以他突然意识到了。

神学是科学的完美傻瓜,可以欺骗自己,也可以欺骗别人。这使得科学大师终于加入了神学的怀抱,在晚年回归集团社会氛围的乐趣,减轻了对科学的无尽纠缠,享受终极生活。

其他人说科学是哲学的儿子,哲学是神学的儿子。哲学已经是人类最高层次,总结了万物的规律。哲学就像今天的鸡汤,即美丽的诗歌和距离,面对无助,困惑和绝望,立即拯救心灵,让人们明确生活方向。

老子说,世界开始开放,人们从混乱中走出来,九十九岁又回到了混乱状态。混沌是人类实现后的理解和唤醒,正如从发展的底层到高峰的发展规律,然后从高峰到回归同样如此。看山是山,看着水是水的境界,嘲笑红尘,还切断了三千个烦恼,并升华。

从科学的无奈,俯瞰世界,澄清人类世界的逻辑,如果科学进步不能对人类产生太多积极影响,甚至相反的结果,如人体原子弹的破坏,科学将不会太大了意义是如此之大,以至于牛顿和爱因斯坦都在寻找上帝的困惑。

科学的终结是神学,也许是科学发展道路上的一个问题,也是科学家在未解决的世界中的寄托。古人并不认为未知是上帝。我相信科学的发展将逐渐揭开神灵的面纱。但科学的发展是无穷无尽的或无穷无尽的,科学已经打破了神话,但牛顿和爱因斯坦已经回归上帝。他们有什么困惑,我们不得不拭目以待。

思想飙升

脑洞大开

照片|王学义

爱因斯坦说,科学的终结是神学,科学是今天发展起来的。人类越来越多地证明上帝是迷信的,并且人们并不完全了解对自然的崇拜和信仰。如今,人类主张科学反对迷信的信念。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学家最终回归神学,这有点令人困惑和不可预测。

我觉得事情可能不那么复杂。地球只是宇宙的一部分。这个空间可能是人类,甚至不是地球上的蚂蚁。它只是微观世界中一种看不见的细菌。一切都没有边界,而且筋疲力尽。当你看到世界上最伟大的知识分子时,他们知道的越多,他们越是觉得自己越小,他们就越谦虚和谨慎,他们就会越多地回归钱财。

“我的生命是无限的,知识无止境,而地平线也没有尽头。”老人庄子清楚地明白了这件事。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知识是无限的,与人类的认知高度相关。在面对巨大的未知数时,让你破碎的脑袋想要爆炸和探索。他开始跳出三界,用混乱和无知作为灵丹妙药,以防止在探索知识的过程中爆发。

神学不算什么,科学是事实。当科学家探索科学时,他们会遇到天花板,或者他们会理解自己和我们现有知识无法理解的理论。他们无法以简单的方式解释其中的现象。在宇宙中,我们可以使用现在。各种猜测的理论或知识都是一种解释,但是当那些无法解释它的人,即使想象力是不可能的,科学家也会开始混淆并开始思考上帝。神学是虚无。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由看不见的东西引导的。在神学中有一个我们无法解释的命运。那是上帝。神学原理与科学比较,神学的精神寄托。科学是求真的,它们一定不能马虎。

神学是理想主义的,科学是物质主义的,唯一的人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任何事情,这样人们就可以走出对象本质的无尽追逐和束缚,回到神的正确与错误的混乱境界。从心开始,怎么说怎么合理,怎么说如何绕过源头,安心是平静的。孤独和保持心灵,人们是孤独的,特别是做科学研究。非孤独的练习无法发挥作用。人的生命是有限的,面对广大未知的有限的未知是鸡蛋接触石头。在爱因斯坦的启蒙之后,他无法独自生活在一个灰色生活的多彩世界里。他在他的生命中做了一个科学无穷无尽的炮灰,也就是说,他来到这个世界,所以他突然意识到了。

神学是科学的完美傻瓜,可以欺骗自己,也可以欺骗别人。这使得科学大师终于加入了神学的怀抱,在晚年回归集团社会氛围的乐趣,减轻了对科学的无尽纠缠,享受终极生活。

其他人说科学是哲学的儿子,哲学是神学的儿子。哲学已经是人类最高层次,总结了万物的规律。哲学就像今天的鸡汤,即美丽的诗歌和距离,面对无助,困惑和绝望,立即拯救心灵,让人们明确生活方向。

老子说,世界开始开放,人们从混乱中走出来,九十九岁又回到了混乱状态。混沌是人类实现后的理解和唤醒,正如从发展的底层到高峰的发展规律,然后从高峰到回归同样如此。看山是山,看着水是水的境界,嘲笑红尘,还切断了三千个烦恼,并升华。

从科学的无奈,俯瞰世界,澄清人类世界的逻辑,如果科学进步不能对人类产生太多积极影响,甚至相反的结果,如人体原子弹的破坏,科学将不会太大了意义是如此之大,以至于牛顿和爱因斯坦都在寻找上帝的困惑。

科学的终结是神学,也许是科学发展道路上的一个问题,也是科学家在未解决的世界中的寄托。古人并不认为未知是上帝。我相信科学的发展将逐渐揭开神灵的面纱。但科学的发展是无穷无尽的或无穷无尽的,科学已经打破了神话,但牛顿和爱因斯坦已经回归上帝。他们有什么困惑,我们不得不拭目以待。

思想飙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