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央地关系改革扩围 适当加强中央事权路径清晰

?

中部地区关系改革和中央政府权力路径的扩大是恰当的。

杜丽娟

根据国务院的要求,今年和明年是中央政府基本完成重点领域改革的阶段。经过教育,医疗,国防等领域的改革试点,中央政府在交通运输领域的财务和支出责任改革方案也正式出台。

与其他改革一样,交通部门也提出要适当加强中央财政管理,管理公路部门的“界限河桥”和“过境车辆的入境和出境运输管理”,以及“水路领域的国家边界和国际通航河流”。水路管理被归类为中央财政部门。

财务和税务研究人员分析了地方政府与财政资源相匹配的程度,但多年的实践证明,对于财政资源不足的地方政府来说,单靠中央转移支付的方式是不够的。解决这个问题。

这可能意味着全国公共服务部门改革的信号和中央财政权力的适当加强将是明确的。

向上移动的权利

交通运输部门的改革主要是划分道路,水路,铁路,民航,邮政,综合运输等六个方面的财务和支出责任,确认财务分工。现行法律法规没有明确规定。该计划将于2020年1月1日正式实施。

中国诚信研究院宏观金融研究部研究员王元辉认为,该计划指出,在完善中央决策和地方实施机制的基础上,中央政府应适当增强责任和能力。中央政府承担基本的公共交通服务。

她补充说:“就未来的改革而言,中央政府可能会在国家公路等交通设施规划方面增加财政实力薄弱地区的基础设施倾斜度。”

作为中国固定资产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每年的交通投资高达数万亿元,是稳定增长的重要起点。

根据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数据,今年前5个月,交通运输固定资产投资亿元,同比增长7.3%,增幅比上年提高6.6个百分点。整整一年。其中,道路和水路完成投资7537亿元,同比增长4.8%;铁路完成投资2244亿元,同比增长12.6%;民航建设完成投资357亿元,同比增长39.5%。

这也意味着,一旦交通运输部门的财务和支出责任改革下降,将对该国的稳定增长预期产生积极影响。

在传统逻辑下,地方政府的财政资源应与其权力相适应。也就是说,地方政府的权力应该与财政资源相匹配,但长期以来,中央和地方对收支的分歧使得中央政府改革的关系变得困难。

以今年上半年的数据为例,财政部数据显示,1至6月,中央公共预算收入为5,158.9亿元,同比增长3.4%;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62.57亿元,同比增长3.3%。

从支出来看,1 - 6月,中央公共预算支出1690亿元,同比增长9.9%;当地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亿元,同比增长10.8%。

根据以上数据,我们可以看到这一级别的中央和地方收入和支出之间的差异。

中国政法大学金融与税务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表示,在当前中央与地方财政权力关系中,中央政府行政权力相对较少,但收入较多在这个层面和更多的地方当局,但地方一级的财政安全性较低。

主要有两种解决方案:第一,当中央政府的收入转移时,可以根据税前收入直接转移到当地,其财政资源将得到加强。第二,地方权力将减少,权力将转移到中央政府,使其成为国家。在协调层面,慢慢减少对当地的转移支付。“施正文说。

在转移支付方面,中央政府今年增加了对地方政府的转移支付。 2019年,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转移支付安排达到亿元,同比增长9%,是年内增幅最大的。据统计,近年来中西部地区转移支付占全国近80%。

从交通运输部门的改革计划来看,中央政府转移支付比例的上升似乎更有利于稳定经济。

平等服务

“金融权力向中央政府的转移并不意味着所有项目,而主要是一些国家项目。以交通运输业为例,包括省道在内的区域项目的管理仍然属于地方政府,中央政府不会一路走下去。上述财税研究员告诉记者。

以公路工程为例,中央政府承担国家公路(包括国道和普通国道)的宏观管理,专项规划,政策制定,监督评估,道路网络运行监测与协调,中央公路负责中央公路的建设。管理,中央政府的责任是负责一般国道的建设,管理和维护。

此外,中央政府承担国家公路建设资金的相应支出,并承担中央政府相应的支出,负责普通国家公路的建设,维护和管理。

据王元辉介绍,该计划适度加强了省级政府承担基本公共交通服务的责任和能力,避免了过度支出的责任由基层政府承担。这反映了中央政府确保重点项目建设和优化财政支出结构的重大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该计划强调通过加强上级政府对下级的支持,协调省级资源,解决交通运输部门发展的不平衡,有利于减轻一些人的负担。困难的金融基础。

据统计,近年来,中国一般转移支付的比例不断增加。 2019年,中央财政一般转移支付预算为3.9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0.9%。其中:西部地区1.71万亿元,占44.4%;中部地区为1.65万亿元,占42.8%。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经济研究所副院长杨志勇认为,转移支付原则是“吸吮和肥胖”,由于财政资源不同,各省在中央政府中有不同的声音。 “在将一些权力移交给中央政府后,从国家的角度来看,这有利于中央协调和公共服务的均等化。”

据报道,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第49号文件”)。

根据第49号文件计划,2016年,选择国防,国家安全,外交,公安等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率先启动财政权力和支出责任改革; 2017 - 2018年,我们将努力争取教育,医疗和保健,环境保护,交通等方面的基础公共服务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主要地区将在2019年至2020年基本完成。

关于改革的进展,施正文认为,根据国务院的要求,改革将在明年基本完成,但从目前的经济形势来看,完成改革存在一些不确定性。 “目前,很多方案都是在国务院层面发布的。未来,中部地区改革的内容必须达到法律水平。需要很多程序。从改革进程的角度来看,我们必须首先要确保稳定增长。但是,交通运输部门改革计划的实施有利于加快后续工作。推进改革。“

主编:覃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