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读书不需规劝 玄幻多看无益

?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阿莱:

阅读不需要被说服。

3275511208.jpg

阿莱

3334103177.jpg

2675680746.jpg

阿莱

《尘埃落定》2000年获得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后,作家阿莱在2018年以中篇小说《蘑菇圈》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在中国文坛上,这样的“双冠”并不多。昨天,着名作家兼四川作家协会会长阿莱将他的新作《云中记》带到了广州图书中心,给阳城的读者带来了震撼和创作的经历。阿莱还接受了对本报记者的专访,以揭示他的日常写作生活。 “我每天只写两三个小时,不超过4000字,而且我每天读的时间超过三小时。”阿莱还建议给年轻人阅读建议:应该看到幻想,穿越和墓葬等书籍越来越有用。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实习生何思珍

图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杜安娜实习生何思珍

斯里的谈话和表现很有根据,他笑着说:“作家也生活在泥泞中,而不是生活在天空中。”

新作反映了如何面对死亡

2008年5月12日下午,在汶川地震中,阿来在成都的家中写了一部小说《格萨尔王》。突然,他觉得房子摇晃着。他迅速将孩子带到楼下,发现邻居们也惊慌失措地聚集在楼下,以避免地震。虽然在地震中没有亲人被杀或受伤,但他在灾难发生后并没有闲着。他驾驶越野车前往灾区参与救灾,由于地震,写作中断了8个月。

201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10周年。警报声在成都的各个地方响起,这些警笛再一次打断了他的写作。听到这个警报,他突然泪流满面,过去十年深埋的碎片就像电影片一样走到了最前沿。 “我被强烈的情绪震惊了。当我打开电脑时,我无法停止。”

A,对于书的模式,他甚至不需要设置框架。在他自己的想象空间中,主人公只能遵循他的逻辑和情感活动,他的角色是跟随他并记录他。从五月到十月,他完成了30万字的故事。直到他密封笔的那一刻,他才觉得埋伏十年的痛苦有些缓解。

在他看来,如果你用一句话评论你的新书,那就是以秧歌的形式写下死亡,同时赞美造成人类苦难的大地,让大家思考:我们应该如何面对死亡? A,我们过去经常面对死亡。 “但是,悲伤是什么意思呢?所以,我希望我的工作是关于死亡对于一个活着的人意味着什么。在《云中记》中,死亡激活了一个民族,将一个正常人变成了一个英雄。”

“在写书之前不要考虑卖大”

今年,自Alai着名作品《尘埃落定》出版以来,整整已有21年。直到现在,阿莱仍然错过了20年前关门和爬网的日子。

A,20年前的文学创作更纯粹,现在作家在写作时可能会有更多的商业考虑。

但他总是警告自己静静地写,不要考虑是否会卖。 “虽然我的作品赢得了奖项和Lu奖,但每次写作,我绝对不会赢得奖品。否则,写作太无聊。如果没有情绪爆发,即使它已经关闭了房间几个月,我不能写一个字。“他说在写作时他不会跟上他的进步。基本上他每天只写两三个小时,大约三四千个单词,然后开始阅读。每天的阅读时间超过三小时。

与20年前相比,年轻作家现在有更多的舞台和机会来展示他们的才华。 “只要你有才能,这种情况今天很少见。”

等待时间用于写

说到阅读,阿莱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他说阅读实际上是一种个人行为。对任何人来说,阅读应该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你不需要别人说服你说服。 “在过去,我们建议人们做好事。现在,即使是人们也必须说服他们读书。你对此有何看法?”

A,他并不担心网络的碎片化。现在,您可以在网络上看到零碎的内容和系统内容。啊,我经常出差,我在手机上看了很多书,比如《二十四史》。这些历史书有很多卷。每天把它们带到我身边是不现实的,但是在手机上阅读非常方便,就像随身携带它们一样。很多图书馆。 “不读书的人总会找到理由。这与互联网技术本身无关,而与人们自身的问题无关。我正在飞机和火车上阅读。有时飞机晚了,我会拿书,甚至一些我的作品写在候诊室里。“

然而,Ala表示担心许多年轻人热衷于阅读互联网上的“替代”主题,如幻想,遍历和坟墓。他说,文学关注现实,增加了干预社会的能力和理解能力。如果年轻人总是在阅读幻想,穿越和墓葬等作品,那可能是因为缺乏勇气面对社会和生活。这是一种逃避的方式。 “事实上,有些年轻人喜欢做白日梦。他们的生活可能很小。当他们越过宋朝时,他们就成了公主。事实上,这是一种逃避。”啊,从短期来看,没有什么值得梦想的。缺点是,但从长远来看,将会出现摆脱压力的问题。 “我希望他们的时期能早点结束。”阿莱建议道。

著名

与阿莱对话:

保持你的写作冲动下降

广州日报:你说你不愿意成为一名专业作家?

阿莱:是的,直到现在我还不是专业作家。我觉得生活更重要。作家具有写作的实际职业,这是作家与这个社会保持联系的方式。我从未成为一名专业作家。我目前的身份是四川作家协会主席。为何成为专业作家?每天在家里写东西都没有乐趣。世界非常有趣。当我过去做农村老师时,我开始写作。后来,我是文化局的干部。我是该出版社,该公司的主席,该杂志的总裁和主编。现在我在协会工作,有很多社交活动。我觉得这很好,我不能每天待在家里。

广州日报:您的日常生活如何安排?

阿莱:我每天早上醒来开始读书。写作也是个人的努力,所以我每天都在锻炼,主要是跑步。我一年在国内生活大约三四个月,以免与生活脱节。当然,你不必在乡下吃饭和生活,因为现在交通非常方便,开车需要十分钟。在这个时候,我必须忘记我是一名作家。我不能总是认为我在收集材料,即积累生活经验,观察和学习。

广州日报:近年来,中国作家在世界上赢得了许多重要奖项。例如,莫言获得诺贝尔奖,刘慈信获得雨果奖,而曹文轩获得安徒生奖。这是否表明中国文学在世界上的地位有所提高?

阿莱:获奖也是文学标准的基准。我觉得中国文学的水平并不比国外差。我们与全世界的对话完全是胆大妄为。我们与外国作家没什么不同。这与二三十年前完全不同。为什么有信心?我们的工作就在那里!外国作家的书籍在中国各地都有销售,我们的书籍在国外到处销售。

这些年来,我们提出建立文化力量并具有文化信心。在建设文化力量的过程中,作家当然发挥着自己独特的作用。作家群由一个人组成。每个人都仔细研究自己的工作并尊重这个职业。如今,经常说工匠精神,作家也是工匠和工匠之一。对我们来说,我们认真,真诚地对待每一篇文章和每一本书,并尽我所能使其完美。有这么多东西,文化自信自然会存在。

如今,作家在社会中受到评价。通常他没有奖品,没有奖品,没有版税,但这并不全面。在世界文学史上,许多作家都没有获奖,但他们比获奖的人更好。成就较高,有些人仍然贫穷和贫困。如果你想从另一个角度看待它,我的未经作品是不是真的不好?不必要。为奖项写作很无聊。

广州日报:你会为自己设定一个时间表吗?例如,你想写一部新作品多少年了?

阿莱:我只有在有很多想法和掌握时才写。一些想法刚刚出来,似乎很有趣。后来我觉得我很无聊而且没有写。我经常压抑这种冲动,让自己不写。通常会有一个想法出来,把它取下来,然后再出去再下去,直到有一天你不能下来,然后你成熟,你应该写下来。我一直无视自己写作的冲动,我需要慢慢沉淀和积累才能产生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