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北京海淀近600亩土地闲置七年无法开发 百亭鱼乐园深陷权属之争

在北京温甸小镇海淀区,有一个北京拜亭鱼天堂。园区建于1993年,占地面积587亩,建筑面积4万多平方米。它最初由北京和浙江的数亿家公司投资,旨在建立一个反映民族文化,具有江南水风格的公园。 1995年,北京拜亭鱼园以天然门上灯笼退役1518万元而闻名。

78f703aa50ff45708845571efd887e59

时间过得真快,情况发生变化。在过去的20年里,由于债务纠纷等问题,拜亭鱼园已经易手,变成了荒地。在没有人对公园感兴趣的时候,温泉镇政府通过“租赁保险(存储)”政策将公园租给北京联合大学广告学校十年。

由于被列入土地开发计划,2010年海淀区预先分配了7000万元的补偿金,北京联合大学将退休校园,但这片土地尚未被政府收回。在北京联合大学撤退后的第二年,拜亭鱼园被非法转租。新租户在建设中投入了数千万元人民币,但在行动结束后不久他们就告诉他们需要退休,这样他们的血液就会流失。

从那以后,在过去的七八年里,这个天堂出现了各种新的矛盾和纠纷,政府的规划也被搁置了。除了大量的纠纷赔偿外,还有数百起言论或暴力冲突,股权纠纷纠纷,以及十多起诉讼。

《华夏时报》记者最近访问了Baiting Fish Paradise,发现公园已陷入破产状态。公园现在西侧只有一个入口,由于长期缺席,大门的南侧被毁了。公园的各个角落都有杂草,荷花池已经干涸。然而,从公园的大量复古风格建筑及其布局,过去的辉煌隐约可见。

71b26ca216cb4ae2b513741268ad6875

百亭鱼乐园项目最初由北京海淀区温泉镇集体企业海泉经济发展公司(下称“海泉公司”)与浙江宁波慈溪市的慈惠农业有限公司(下称“慈惠公司”)签订联营合同合作投资建设。

在百亭鱼乐园基本建成之际,1995年2月,百亭鱼乐园负责人以1380万元的高价拍得了一对天安门城楼上退役的宫灯,加上10%的拍卖手续费共耗费1518万元,一时间轰动海内外。竞拍完成后,这对宫灯曾被放置在百亭鱼乐园的两座六角门楼上。

然而,好景不长,百亭鱼乐园不久后便陷入了债务危机。其股权随之几经易手,园区一度沦为荒地。

由于宁波金鹰集团总公司(下称“金鹰集团”),慈惠公司与浙江金轮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轮集团”)因债权,债务及担保关系发生纠纷,1997年7月,浙江省高院裁定慈惠公司在百亭鱼乐园的全部财产以原转让价1亿元人民币抵偿所欠金鹰集团和金轮集团的债务。

1997年8月,金鹰集团,金轮集团到温泉镇接管百亭鱼乐园,并与温泉镇政府达成协议:接管后对各项债务进行清理并重签租赁合同温泉镇集体企业海泉公司由于未实际出资随后退出了联营,北京百亭鱼乐园总投资比例至此确定由金鹰集团,金轮集团分别占70%,30%。

《华夏时报》获得的一份海淀区政府官方文件显示,金鹰公司,金轮公司彼时对温泉镇政府的要求作出了承诺,但在接管后的近半年时间里,两家公司始终对上述合理要求置之不理,推诿拖延。由于债务问题,百亭鱼乐园多次遭到债权人围攻,甚至哄抢。

XX事实上,此时的金鹰集团已经“大难临头”。1998年4月,金鹰集团董事长吴彪被逮捕,牵出了轰动全国的“98年宁波贪腐大案”,吴彪最终被以贪污罪,受贿罪,单位行贿罪等数罪并罚判处死刑,金鹰集团此后走向破产。

百亭鱼乐园逐渐陷入了无人问津的状态。1998年8月,由于未申报年检,北京市海淀区工商局吊销了北京百亭鱼乐园的营业执照。这为之后的权属之争埋下伏笔。

1998年年,为防止资产进一步流失,维护债权人和土地方(两行政村和原承包户)的合法利益,温泉镇政府接管了百亭鱼乐园,并出台了“以租代保”政策。2001年开始,北京联合大学广告学院得以在此办学十年,期间投入了大量资金建设。

平静之下暗流涌动。2006年,温泉地块开始启动一级土地开发,百亭鱼乐园正在此地块内。2007年8月,宁波市政府致函北京市政府,称百亭鱼乐园70%的股权已在2002年宁波金鹰集团破产清算后,被转让给金轮集团,金轮集团已拥有北京百亭鱼乐园100%的物权,希望北京市政府帮助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与此同时,金轮集团派出了一位名叫张忠桥的代表前往北京负责收回权益。

在北京时任有关领导的关注下,海淀区政府于2007年10月很快出具了处理意见,并给出两套具体方案。一是金轮公司退出百亭鱼乐园,由温泉镇政府按照约4098万元的评估价格向金轮公司给予补偿;二是由金轮公司继续接管百亭鱼乐园并重新签订协议但该意见中明确写道“后一思路实现难度较大”

XXAfter many parties participated in the consultation, in February 2008, the hot spring town government and Jinlun Group reached a consensus, including: After many parties participated in the consultation, in February 2008, the hot spring town government and Jinlun Group reached a consensus, including: Beijing The debts owed by the Baiting Fishland Project for many years have been confirmed by the two parties in one-off settlement of the compensation for the above-ground government. The assets of the investment and expansion (expansion) of the Beijing Union University Advertising College have been assessed and compensated for in the ground. The one-off compensation shall be mad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first-level land reserve center, and the investment of Jinlun Group and its predecessor will be withdrawn after one-time settlement.

In 2010, the Haidian Sub-center of the Beijing Land Consolidation and Reserve Center and the Hot Spring Town Government of Haidian District signed a compensation agreement for the Baiting Fishland Lot. The former paid 70 million yuan in compensation to the latter, but the total amount of compensation was Not validated. Beijing Union University received about 43 million yuan in compensation and retired after the 2010 graduation season. The remaining amount of the pre-dial is used to pay the hot spring town government and related units the arrears during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project.

However, the land vacated by Beijing Union University should have been developed, and soon it was rented out again, which led to new contradictions and disputes. In July 2010, Cheng Peiheng, who signed the compensation agreement as the mayor of Hot Spring Town, recently signed a copy of《原北京百亭鱼乐园土地租赁补充协议书》as the head of Beijing Haidian District Hot Spring Agriculture and Industry Corporation. The agreement allowed the Golden Wheel Group to regain the management rights of Baiting Fish Park, and the Hot Springs Agriculture and Industry Corporation issued a certificate for the rental. The land that was vacated was rented again.

A person in charge of the Haidian Sub-center of the Beijing Land Readiness Center had previously told《华夏时报》that the land that had been retired according to the regulations should be posted and could not be used for rent again. The re-leasing was suspected of violating the rules and caused the follow-up to continue. Retreat.

xx2011年1月,李建文与金伦集团代表张中桥控制的北京金庭鱼文化园(普通合伙)签订了合同,并在公园内租用了大部分房屋和场地。合同规定租赁期限为3年,如果政府不拆迁,则延长期限为2年。中光公司进入公司大约半年后,北京华侨旅游服务有限公司也作为新租户推出。

李建文原是中央机构的工作人员。那时,他有计划出海。在互联网上,他看到了Baiting Fish Park租赁的广告。该公园占地近600亩,每年仅耗资450万元,价格相当便宜。然而,正是这种廉价使他在将来遇到了大麻烦。

北京联合大学撤退后,拜亭鱼天堂的原有设施逐渐被打败。李建文说,他已经投入近4000万元进行了大规模的园区改造和翻新。百庭鱼天堂的住宿和教学设施符合新东方学校和万州司法培训学校等高端培训机构的要求,成为指定的培训基地。

然而,在2012年初,温泉镇政府发出通知说,根据区委和区政府的精神,北部核心区的建设,土地储备海淀分中心计划实施第一 - K级地块(Baiting Fish Paradise)的开发和开始收集。储存工作需要Baiting Fish Park终止租约。 2012年7月,Baiting Fish Paradise(普通合伙)向中广文化公司发出终止通知书。这无异于李建文的蓝天。

“他们是为了增加拆迁量,撤回要价筹码并获得更高的拆迁赔偿金。”李建文说,Baiting Fish Paradise(普通合伙)承诺经营三年以上,但事实上,另一方在签订合同时已经知道了公园。它将被退役和拆迁,故意隐瞒事实,导致巨额投资和巨额亏损。

但是,李建文曾经忽略的合同条款使他在未来的权利保护过程中受到很大的阻碍:中广文化公司在政府拆迁过程中无法对搬迁,临时安置,生产损失或停业等提出任何补偿请求。他曾经后悔这件事。 “我相信没有承诺拆除和撤退。我知道我应该找一位律师来查看合同。”

然而,张中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时否认了上述声明,并表示他从未承诺至少可以运作三年,并表示双方签署的合同都是明确的。

由于双方无法就退休补偿进行谈判,中光文化公司和百庭鱼天堂(普通合伙)均在法庭上。从那以后,双方在法庭上多次会面,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结论。目前仍有两起诉讼案件存在。在审判期间。

在2012年的诉讼中,中光文化公司对合同终止通知提出上诉,无效。海淀区法院于2012年12月17日作出判决,中光文化公司的投诉被驳回。海淀法院在判决书中发现,Baiting Fish Paradise的K地块已被纳入政府拆迁规划,土地征收和储存工作已经开始。合同终止通知没有违反合同。但是,李建文说,他通过信息披露的应用等方法了解到,百庭鱼国还没有获得规划和拆迁的批准文件。

与此同时,中光文化公司,北京华侨公司和租赁方北京百庭鱼园(普通合伙)的租户在海淀苑的几起诉讼中被击败,但二审被送回重审。

e19db87bce1d424dbe2cff4d7d37bd26

除诉讼外,公园内的冲突还在继续。李建文说,过去几年来,双方至少发生过数百次口头或暴力冲突。

李建文告诉记者《华夏时报》政府应该支持政府规范法律,严格按照程序征收土地,以便尽快开发北京百亭鱼乐园的土地。但是,他应该为贝廷鱼园的改造,维修和翻新等综合投资损失进行补偿。否则,这显然是不公平的。

争议并不止于此。曾经是金轮集团代表的张中桥和金轮集团正面临着相反的一面,甚至让拜亭鱼园陷入了所有权争议之中。

在早期,张中桥负责Baiting Fish Paradise金轮集团的事务。

2010年2月,由于原北京百庭鱼园被撤销,未能承担政府归还的百亭鱼园的权利。金伦集团委托张中桥与北京菲兰德休闲健身有限公司合作,以解决拜亭鱼园遗留问题。同年7月,海淀区北办和温泉镇政府为了稳步实施补偿主体,避免今后发生争议,致函海淀区工商局,要求恢复前被撤销的北京拜亭鱼园,以实施拆迁补偿。

然而,张中桥新成立了北京百庭鱼天堂(普通合伙),并以普通合伙企业的名义处置了金伦集团在百庭鱼天堂的权利。在随后的论证文件中,金伦集团对上述情况并不了解,并认为张中桥以金伦集团的名义获取巨额利润,侵犯了金轮集团的利益。

2017年3月15日,金轮集团向温泉镇政府发出《关于撤销张忠桥委托代理权的声明》,标志着集团和张中桥的破产。根据声明,经过调查核实,张中桥处理北京百亭鱼园的行为严重损害了集团的形象和权利,阻碍了相关部门对百庭鱼园的拆迁和改造。

记者获悉,2017年3月31日,张中桥发出信函,反驳金伦集团发出的取消函,称撤销声明完全歪曲了金伦集团打算与不法分子合作占用资产的事实。北京拜亭鱼天堂。执行的错误行为。

张中桥说,2006年12月,当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公开拍卖了百庭鱼乐园70%的股份时,它与金伦集团董事长卢汉珍讨论了是否参与了金伦集团的拍卖,但被拒绝了。随后,他个人参与拍卖获得了北京百亭鱼乐园70%的股份。此后,它与金伦集团签订了权益资产转让协议,并购买了另外30%的股份。

7月5日,张中桥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金伦集团发出的取消函是非法的,目前正在考虑是否起诉。

在所有权问题上,2017年6月17日,夏家军,郭道辉,张玉涵等法学家在北京举行的相关示范会上展示了包括金伦集团董事长卢汉珍在内的多位高管。根据论证的结果,张中桥只是一个代理人,实际操作超过了代理权威。由于转让价未支付且协议未履行,金伦集团原先持有的百亭鱼乐园30%股权未转让。此外,张中桥通过拍卖获得的70%股权资产为债权,未通过合法渠道转换为股权。因此,张中桥和他的普通合伙人不享受北京百庭鱼乐园的股权。

早在2013年8月21日,张中桥就通过金伦集团控制下的北京金鼎鱼天堂(普通合伙)与北京温泉镇政府签订了“拜亭鱼天堂退款补偿协议”,并同意拜廷鱼天堂地面。空缺补偿金1.61亿元,第一次退休补偿金约5500万元。宫廷灯笼的拍摄价为1518万元,长期以来被张中桥从温泉镇政府带走。

7月5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温泉镇的一名主要负责人,但他说他正在出差,没有发表评论。记者获得的录音显示,2017年6月,金轮集团的一些高级管理人员会见了负责人。金轮集团强调,百亭鱼乐园的主体一直是金轮集团,张中桥已建立了广泛的合作伙伴关系。金轮集团资产。温泉镇负责人向金轮集团表示,金轮集团是百庭鱼天堂的主体。在收到晋中集团取消张中桥的授权声明后,将不再与张中桥谈论赔偿问题。金伦集团可派新代表与温泉镇洽谈,尽快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然而,直到今天,这场争执还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资料来源: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