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警惕美国的新型“媒体霸权主义”

警惕美国新的“媒体霸权主义”

[光明时评]

在最近的香港动荡中,美国不仅直接参与了骚乱的规划,而且还以“全政府”和“全媒体”的方式对媒体空间的舆论施加压力。从表面上看,这种压力是美国支持言论和新闻的所谓“自由”。它本质上是一种只符合美国声音的舆论声音。这是一个赤裸裸的“媒体霸权主义”。目前,美国的舆论压力呈现出以下三个变化,值得社会各界警惕。

首先,美国式霸权从“直接干预”转变为“媒体渗透”。美国逐渐从“世界警察”变为“世界角”。在干涉他的内政时,他不仅直接介入,而且还利用美国主导的西方媒体煽动全球舆论,想象“不战争,战败士兵”的影响,实现优先考虑的目的。美国并维持霸权。

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经常穿着所谓的“新闻自由”的“外衣”,不断强调新闻媒体的中立性和客观性,但实际上任何自由都是相对的,有条件的,任何媒体存在内容将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如政治,商业和复杂的利益。香港的恐怖主义暴力是可怕的,但一些西方媒体由美国主导,为了美国的利益,毫不犹豫地混淆是非,将鹿称为马,公然扭转是非,混淆黑白,并将“错误”描述为“合理”。将“非法”描述为“人权”,完全失去了最基本的新闻道德和职业道德,并赤裸裸地暴露了美国政府的面貌。

其次,美国的媒体霸权已经“从传统媒体言论攻击悲剧到新媒体集群”,在当前全球互联网新媒体时代,美国政府通过使用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通过使用N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等,向使用传统媒体的方向发展,形成美国式的“新媒体霸权主义”,在网络新媒体方面,则对其他国家进行猛烈的“侵略”。

这种“新媒体霸权”的营造,既包括美国政府领导人在自媒体、社交媒体的发声;也包括动用美国主导的全球性新媒体平台营造舆论攻势;还包括买通被攻击国的新媒体机构和平台歪曲事实,以期实现被攻击国的“内部瓦解”。在香港问题上,如上这些手段美国政府都有动用,依靠新媒体巨大的影响力,直接干预他国内政、歪曲事实、煽动仇恨,通过推特、脸书、短视频、邮件、短信、各大社交软件等形式打造的舆论霸权,其效果较之于传统媒体更为高效而迅猛,尤其值得国际社会引起高度重视。

再次,美国舆论战策略从鼓动歪曲报道走向滥用公权身份煽动。在香港问题上,美国政府不仅动用上述各类媒体进行“全媒体”式歪曲报道和舆论煽动,美国的国家领导人、政客、政府机构和公务人员,更是以官员身份齐上阵,以“全政府式”姿态对港舆论施压。美国一些政客、公务人员甚至警务人员,不仅在传统媒体上进行无端指责,更直接用自己的新媒体账号发布歪曲事实的信息。须知,这些美国政府人员和机构的新媒体账号已经不是“私人媒体”,而是被赋予了强烈的公权力属性。利用其对香港问题进行新媒体发声,已经不再只是个体化的自媒体表达,而是利用公权力来点燃全球的动乱与不安。

这些美国政客本质上是有意混淆自媒体和公权力,混淆个人言论和新闻发言,混淆个人身份与官员身份。由于其身份特殊,他们的自媒体表达已经成为美国政府意志的外化表达。借助貌似个人化的自媒体表达,让受众降低了防御心理,从而使美国政府意志可能以“润物细无声”式的方式,侵入受众的认知中,加剧其恶劣的影响。

不过,虽然前端有香港暴徒带有恐怖主义性质的行为,后端有美国“全政府式”全球舆论施压,但美国“媒体霸权主义”的如意算盘,却禁不住所有热爱和平、反对霸权的人民的审视。归根结底,美国“全政府式”“全媒体式”的对港舆论施压,无论有什么样的翻新花样、欺骗信息、偏执舆论、表演角色,都改变不了香港问题是中国内政的基本事实,任何国家、政府、媒体、组织和个人对中国内政的干涉,都是徒劳的。同时,面对香港问题的一些全球舆情,也提示我们要尽快提升中国媒体的全球影响力、传播力与掌控力,为净化全球舆论环境,抵制美国式的“媒体霸权主义”,贡献应有的大国力量。

(作者:冷凇,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副研究员)